《科学院大院的故事》

首页

2018-11-16

科学院大院的故事之二十五萨爹的双手互搏术先交代清楚了,萨爹是纯粹一书生,也就会比划两下杨氏太极,绝对不是武林高手之类。 那,老爷子和双手互搏有什么关系呢?这是因为萨看金庸有一段时间太着迷,走火入魔拿老爹老娘开玩笑闹的。 金庸的文化功底深厚,无论真假,武功上面的事情他总能自圆其说,至少逻辑上没有问题。 看到周伯通教郭靖双手互搏,入门课是一手画方,一手画圆,结果是一根筋的郭靖一学就会,而聪明百变的黄蓉同学却是无论如何过不了这一关。 一边觉得有趣一边自己比划了两下,结果自然是不成--实际上后来在同学中试验,发现绝大多数人都是不成的,无论聪明与否。

这一点金庸根本没有交代,狡猾。 看着觉得心中怀疑,学什么总是聪明的人占些便宜吧,金庸是不是在忽悠?(那时候没这个词,咱忽悠一把)忽然心念一动,就琢磨起在一边看书的萨娘来。

萨娘这家伙吧,虽然没有黄帮主的资质,但聪明也是称得上的,高考数学物理满分,从小我们玩的布袋木偶都是萨娘自己做出来,有兔子,八戒,还有孙悟空。 按照萨娘恩师刘素校长的说法,萨爹除了记忆力惊人以外别无所长,学什么东西萨娘总比萨爹快得多,两人比起来那整个一个龟兔赛跑。 何不让她试试呢?看看到底这门功夫是不是真的聪明人学不了?实际上我只记住了刘先生的一半说法,他说萨娘比萨爹学什么东西都快不假,甚至说学上一个月俩人比起来萨爹肯定输得惨不忍睹。

可刘先生还有后半句呢–要是学上一年啊,那兔子就算完喽。 可谁有机会等上一年啊,所以有新鲜玩艺儿总是萨爹当绿叶,萨娘当红花。 我们的看法,碰上萨娘,萨爹就变了轻度智障。

也别说,事情总有个例外。 学打扑克萨爹就占了上风,一盘争上游下来,萨爹没弄明白规则,想琢磨清楚一点,一不留神,就用上了他那个背一百位圆周率不打磕巴的怪脑袋,问人家–第三轮出牌,你为什么出10JQ阿?人家说为什么不能出呢?萨爹说你第九轮还出了一个梅花Q,为什么把两个Q破开呢?教牌的一愣,您记得这么清楚?老爷子说凑合吧,短短一局牌么。

人家说那从头到尾我们打的牌您都记得?萨爹点点头,就从教头出一对三开局,一直说到了结尾某人连甩三条大顺子,打牌的人频频吃惊点头,萨娘当场崩溃,高挂免战,萨爹和平演变,不战而胜。 。

。

但总的来说,实力悬殊。

于是,找萨娘做试验,就顺理成章了。

跟老太太一说,有个智力测试,如此如此,果然把萨娘的兴趣勾了起来。

半个小时以后,萨爹回来,看见一大叠糟蹋掉的白纸,好奇地问萨娘–你画这么多梨子做什么?萨娘:%¥#·#!·!!·!!!!萨抚掌大笑,觉得金大大诚不我欺也。 问明原委,萨爹随手抓过笔来,左手如山,右臂如弓,抬手就画,再看,赫然是左方右圆!难道萨爹练过双手互搏?!惊奇中,萨爹摆摆手,道,这有什么新奇,当初我们到德国修计算机原理课程,GMD的教授有个练习就是让我们左手写英文,右手写德文,体会计算机分时系统的工作方式呢。

哦,敢情不是随手就画,是练出来的功底,看来萨爹还没郭靖那么笨。 您练了多久?一个月以后才像点儿模样,在国外举目无亲的,做点儿这种练习免得想家。 一个月啊?那也得看谁,萨爹眯起眼睛,说。 回国了我转授课程,也拿这个做例子,结果有人当场就做出来了,还加上了发挥。

谁啊?谁一上手就比划出来了?吴文俊阿,下课就上来在黑板上练起来。 吴先生德文稍差,英文法文都好,所以是左手英文,右手法文,居然是洋洋洒洒。 而内容,竟是现场翻译红灯记选段!嘴里还哼着莫斯科郊外的晚上!天,这哪儿是双手互搏,这是四国大战阿!总不能说吴先生不聪明吧,要他再不聪明老萨这号的就是傻子了。 所以,能练这个的,还是聪明人厉害些。 一瞬间,老金的光辉形象,又跌落到了大忽悠的层次。 。 。 [完]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。